【伊辛】甜甜的 2

  此文中的所有人均不属于我。

  本来没有2

  不知道还有没有3

  大概就是一个段子合集

  辛小丰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了,尴尬地把巧克力拾起塞进嘴中。

  甜味一股脑地涌了上来,还夹杂着微微的辛辣。辛小丰想,不就是情人节吗,送送巧克力怎么了?又没什么特别的含义,大概吧...

  辛小丰把自己缩在座椅里,口中咀嚼着巧克力,没停顿,一块接一块的。

  这是受刺激了啊,杨自道暗暗腹诽道。“小丰,你别往心里去啊...我刚才抽风了...”杨自道双手扣紧方向盘,没有直视辛小丰,倏地冒出了这样一句话。

  “呵。”

  狭小的车间将细微的声音放大,杨自道有点想扇他的脑袋。

  扭过头却发现辛小丰的耳根透着不寻常的红。

  “...那姓伊的给你下药了?”

  “...巧克力...酒心的。”

  “哦。”

  待进了医院辛小丰已经彻底恢复了正常,提着两人收到的全部巧克力在一旁等杨自道打开病房门。杨自道手里头拎的东西也不少,全是些零碎的年货。

  “老头!”

  杨自道觉得自己圆溜溜的头变方了。

  对于伊谷夏的出现辛小丰并不意外。谁让今天是那啥节呢。

  伊谷夏一面去抢杨自道手中的袋子,一面招呼他“老头!见到我高兴不!hihihi”

  并不。杨自道盯着害他牙疼脑子方的罪魁祸首看了一会儿,捏紧了手里的袋子说“还是我来吧。”在两人的推推嚷嚷中辛小丰也进了屋。

  尾巴坐在床沿嘴里含着棒棒糖看见他们后兴奋地跳下床来。

  “小爸爸!道爸爸!”

  踩着粉色的兔子棉拖鞋,哒哒哒地朝辛小丰跑来。小手热乎乎的,贴上辛小丰凉凉的手,从中接过了袋子,鼓足劲儿把它们放到了床头柜上。辛小丰一脸欣慰的注视着尾巴,心里不免想这就是我女儿啊,真乖,我女儿怎么能这么乖,我都要感动哭了......

  感觉还没陪上自己甜甜的女儿多长时间,揣在裤兜里的手机就开始突突地进行前后运动。

  不用看就知道是谁,辛小丰用迷之手速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“头儿...”

  “小丰...现在方便吗?”也不知道伊谷春那边发生了什么此时他竟有点喘。

  “嗯我没什么事...是有任务吗?头儿?”听见伊谷春略带嘶哑的声音辛小丰觉得自己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惧什么,难不成被恶灵附体了一天?

  伊谷春停顿了一下才接着道“不废话了,你快来吧。就是前几天给尾巴买礼物的那家店,我在门口等你。”

  直到电话那头响起了嘟嘟的忙音声,辛小丰才意识到电话已经被挂断了。脑袋里不断回放着不久前的画面,像过电影似得。

  杨自道眯缝起眼睛盯着辛小丰,接个电话脸都能红成这样?谁打的?

  “我先出去一会儿,我们头儿找我。”

  “不用我送?”

  目光在伊谷夏和他之间转了个来回,辛小丰果断地拒绝了杨自道。

  尾巴刚刚在和陈比觉玩,但从辛小丰说话开始就一直眨巴眼睛瞅着他,知道他要出门后中气十足地冲他喊到,“小爸爸,早点回来!”闻言,辛小丰扯起嘴角应好。

  隔老远辛小丰就认出了伊谷春。旁边路过的都是成对的,戴着同一条围巾,牵个小手,有说有笑,早就等着今天出门秀了。属于某种可爱又忠诚动物中一个特殊品种的伊警官此刻正蹙着眉头,似乎是等地不耐烦了。看见这情景辛小丰忍不住笑出声,转念想到自己又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。同为犬类何必互相伤害呢。

  伊谷春刚灭掉烟头就看见远远走来的一个人影。缩着脑袋,面上挂着不常见的傻笑,笑了一阵忽然严肃起来,兴许是因为看见那么多男男女女产生了危机感吧。没事,小丰不还有他吗。这不着调的想法使得伊谷春一个激灵。最后将目光全然贴在那个缓慢向这边移动的人身上,锁紧眉头。 

  人群中突然钻出两个单身汪。 

  “头儿,就你一个人?”

  “怎么,不想和我单独出来约?”

  确实不想和你......约?辛小丰没有说话,怔住了。

  看见辛小丰那呆滞的表情伊谷春有些发懵,慌忙地补充道“该回家的都回家了,局里就留了几个人,我不放心治安才出来遛的......”

  哦,原来是这样啊。听见伊谷春的回答辛小丰心中竟泛起了涟漪,自己却并不清楚是为什么而不快的。恍惚中辛小丰点了头说“头儿,你真辛苦。”

  “为人民服务。”  

  伊谷春本来就被这气氛弄得窘迫,听见辛小丰说话脑子还热着,也不知道在刚才的混沌中自己说了什么。倒是一旁的辛小丰自顾自的笑了起来,伊谷春糊出马赛克的脑袋中只剩下了好看两字。

  人啊,的确不能没有脑子。这是伊谷春亲身经历后发出的肺腑之言。本来只是脑补了一下的词儿竟从牙缝里挤了出来。

  “小丰,你笑起来挺好看的。”

  这话怎么听上去那么别扭呢。伊谷春不免想去看辛小丰的反应,发现那人刚刚还溢着笑容的脸瞬间僵硬,目光忽闪硬是不敢再对上他。

  辛小丰此时只想给杨自道打个电话,咨询一下有关情感的严重问题。求助,我的上司在情人节说我长得好看怎么办?辛小丰尽力放松了面部表情,低声说“谢...谢。”

  “...走吧。”伊谷春只是撇了撇嘴角,借着辛小丰还在发愣的空档勾上了他的肩。

  辛小丰觉得有点冷,忍不住搓了搓冻得麻木的手。

  这一切都被不时偷瞄他的伊谷春看在眼里。

  “冻手吗?”

  “有点。”

  辛小丰盯着伊谷春裹着棉手套的双手咽了咽口水。 谁知道伊谷春并没有领会他的神情,自顾自的扯紧了衣服说,“我也冷。”

  辛小丰把手揣进兜里决定好好抓扒手,立个功得个奖金给尾巴买新外套。  

  待路过一条较繁华的街时伊谷春叫住了他,“先在这等我会儿。”说完就急匆匆地进了一家店。

  辛小丰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了,撂下一句话就跑了,辛小丰不信这阵子他还能有什么公事。烦躁之中想抽根烟,摸了摸口袋才发现烟被落在医院了,郁闷地骂出声。

  伊谷春让辛小丰等了很长时间,等得辛小丰已经倚着长凳迷迷糊糊的耷拉下了眼皮。

  脸颊上传来不低的温度,和自己身体的冰凉形成了巨大反差,惊得辛小丰一个激灵跳了起来。

  “干。”

  辛小丰打掉了那人恶作剧的双手,抬头就是伊谷春偷腥成功的窃笑。

  “怎么睡着了啊?”

  “头儿...”辛小丰注意到了伊谷春手中拿着的,害他被吓的东西。

  “人太多回来晚了。来,先捂捂手。”伊谷春把其中一杯给了他。

  粉色的液体拥有着不属于这个季节的热度,那种不灼人的热度透过不成阻碍的塑料包装传递到手心中,很暖和。

  “别嫌弃啊,只有草莓味的了。”伊谷春帮他插上了黑色的吸管,“你尝尝,这个还挺好喝的。”

  辛小丰觉得自己今天和粉色有着戏剧性的缘分,之前是少女粉包装的巧克力,现在是嫩粉色的奶茶。  

  轻轻嘬了一口,带着偏高热度的液体顺着咽喉直线滚下,全身都舒展开来。草莓奶茶是甜的,就算液体早已下咽那种甜味仍残余在口中。辛小丰不禁想,要是把这个和巧克力搭配吃,把牙甜掉的几率该有多大。

  “怎么样啊?”伊谷春没怎么喝过这种东西,尝试后竟有些上瘾,塑料杯里早就空了一半。

  “挺好的,就是太甜了。”

  闻言伊谷春轻笑,“不喜欢吃甜的?”  

  “还行吧...”

  辛小丰搓弄着杯子的手顿了一下,啧,这对话似曾相识。伊谷春禁不住笑了提醒他道“你上回也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那些个零散的画面倏地钻进脑袋,面前是伊谷春戏谑的表情。

  辛小丰的耳朵红了,是被冻得吧。

评论(7)

热度(35)